袁王获救(1 / 2)

云蕖 懒羊杨大王 1155 字 11个月前

黎默被袁修齐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  他挣扎着起身,半靠在车内的座椅上,“对不起,我是不是吓到你了。”  黎默连忙摆手,示意没关系,她打手语告诉他别动,她先救王鹿鸣,再医治他,但是袁修齐看不懂手语,他以为黎默是让他帮忙动一动王鹿鸣,他抬手给了王鹿鸣两巴掌。  吓得黎默连滚带爬的跑过去握住了袁修齐的左手,在他手心写下,“他快死了,别打他,我先救他,你胳膊有伤,别乱动。”  袁修齐有点尴尬的看了看车内四周,又揉了揉头,装做头晕并且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黎默看了忍俊不禁。  不过袁修齐那两巴掌好像有点作用,王鹿鸣好像有点意识的皱了皱眉。  黎默深知自己带的药箱药品有限,只能先给他简单的处理,不可能完完全全的给他治好,只要能保证他活着进城,她就能回城救活他。  黎默又尝试性的给了他一巴掌,把袁修齐直接看呆了,“他得罪过你?”  黎默连连摆手,看见王鹿鸣又有点反应,她十分欣喜,随即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,这一幕直接更让袁修齐确信,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夫……  趁着他有点反应,黎默赶紧给他施针,保住了他的一口气。  救完王鹿鸣后,黎默的目光落在了袁依依身上,袁修齐赶紧上前护住她,“你你你不能打她,她已经够疼的了,不能再挨打了。”  黎默一下就笑了出来,在他手心写下几个字,让他放心,他这才从袁依依身前闪开。  黎默探了探依依的脉,她身上都是划伤,唯一严重点的伤就是被那强盗撞倒在地时断了一根肋骨,所幸没有伤到心肺,不过需要回城才能帮她正骨,她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。  这两人结束后,黎默蹲到袁修齐面前,开始解他的衣衫,袁修齐的右手受伤不能动,拼命的用左手拦着,“黎姑娘请自重…”  她扒拉开他的手,“讳不避医,你那右臂再不治就废了。”  他放弃了挣扎,任由黎默摆布,虽然强装镇定,但是脸却红的像是一只煮熟的虾。  正当他害羞呢,就听见嘎巴一声,黎默把他的右臂给接上了,他转头看了看她,她却毫无嫌隙的帮他清理着右臂的伤口。  她熟练的包扎好之后就赶紧把他的衣服给他盖上了,她又顺手看了看那趴着的狐狸,但是没什么事,就是累坏了,看完之后她就要下车了。  袁修齐连忙叫住她,让她跟大家一起乘车,她却有些调皮的笑了笑,“我还是骑马走吧,免得同车而行,袁公子又该害羞了…”  看到她写的那几个字,袁修齐的脸又刷的红了…  黎默笑笑没再言语,下了马车就利落的骑上了马,扬长而去。  袁修齐一行人快马到了黎府,黎默已经准备好医治的药材和助手。  几人把伤员们抬了下来,黎默让两个人架住袁依依的胳膊,她猛地在依依的肋骨处一推,尽管袁依依在昏睡中,还是疼得叫出声来。  袁修齐心疼的看过去,黎默则淡定的给她的肋骨做固定,拿着木夹板缠了一圈又一圈,缠完之后又轻描淡写的给袁依依擦了擦头上的汗,嘴角的血。  她抬头看见袁修齐心疼又震惊的表情,她只是微笑点头示意,随即又去王鹿鸣身边,只见她游刃有余的拔针施针,拿着夹子,一点一点清理着王鹿鸣的伤口,额头上露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。  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衬得她如此静谧美好,好似与这嘈杂的环境格格不入,袁修齐不知不觉的看呆了,他的世界好像也静止了,只剩他和她。  “袁公子,袁公子…”  一个小医童乱入打断了他,“袁公子,您的右臂还需要再固定一下,您往我这边侧侧身子,我好给您固定。”  袁修齐这才回过神来,药童给他包扎完时,王鹿鸣那边也处理的差不多了,这时门童带进来一个人。  “哎呀,我的小鸣鸣啊,你怎么伤成这样啊…”  白晓峰刚进屋,就瞥见跟个活死人似的王鹿鸣,上去就要扶他,却被黎默一只手给拦住了,白晓峰顺着手臂看去,一张素净的脸出现在他眼前,也许是阳光的加持吧,显得她整个人都在发光,十分美好。  “在下白晓峰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  黎默指了指自己的嗓子表示自己不会说话,又用纸笔写下黎默二字。  白晓峰看了看纸上的字,笑声爽朗,“多谢黎姑娘,就我兄弟一命,我白晓峰日后必当重谢,今日我就先带走他了。”  黎默刚想再拿纸笔,就被白晓峰拦住了,“黎姑娘,我可以看的懂手语,你在我面前,大可不用纸笔。”  黎默一听,心中瞬间欢喜,接连不断的打着手语,告诉白晓峰他是为数不多的能够看得懂她手语的人,还有,王鹿鸣的伤势过重,不宜移动,可以先让他在这将养几天。  黎默嘱咐完白晓峰以后,还是意犹未尽的用手语跟白晓峰聊着天,一会问他这个手势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嘛,一会又又问他知道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嘛,相谈甚欢。  白晓峰也觉得这姑娘十分有意思,只有一旁的袁修齐心里不是滋味。  “哎呦~”  袁修齐突然叫了一声,黎默听见赶紧跑过来询问他怎么了。  袁修齐有气无力的说:“刚才想站起来,但是头晕脑胀,站不起来,猛地又坐这了,可能扯到伤口了。”  黎默一脸担忧的看着他的右臂,想要给他拆开看看。  袁修齐一躲,有些害羞的用眼神示意白晓峰还在。  黎默会意后,就用手语告